电视剧天涯明月刀|天涯明月刀ol神威吧
退休道別
  作者:牛英  時間:2019-04-28  點擊量:   
【字體:

“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催,兒童相見不相識,笑問客從何處來。”此乃唐代詩人賀知章八十六歲辭官告老還鄉后寫下的著名詩句《回鄉偶書》。這首詩流傳上千年,不論老少耳熟能詳。但今天筆者再次吟誦時,似乎與作者有了同樣的心境,因為過完今年的“五一節”,我將退休,從此告別為之奉獻了一生的中國鐵建團隊,退休后的第一站當然是回到闊別四十一年的家鄉看看,去感受賀翁筆下那份鄉土氣息,撿回兒時灑落的那些奇妙夢幻

回想當年,一朵大紅花,一身綠戎裝,一臺喘粗氣、冒白煙的蒸汽機,拖著一列被煤灰熏得有些發黑的綠車皮,承載著和我一樣“追夢”的上百名熱血青年離開了家鄉。正如當年回蕩在軍營里的那首老歌一樣:“背上了那個行裝扛起那個槍……同志呀你要問我,哪兒去呀?我們要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”。歲月如歌,記憶難滅,如今唱起這首老歌,感覺熱血依然沸騰,精神依然豪放。可每當想到即將與同甘共苦的同事們告別后無緣相見,心里面不免生出一種酸酸的滋味,筆者相信,這種不舍和眷戀是每個有血有肉有情感的正常人都會有的。然而,對于企業來說,“吐故納新”,新陳代謝,那是自然規律,對于每位員工來說,年老退休,頤養天年,這是人生的一大轉折,任何人也無法逃脫,也無需逃脫。

毋庸諱言,筆者算得上是個幸運之人,從入伍參軍就趕上了國家 “改革開放”四十年黃金發展時期,共和國的每一次重大變革,都讓筆者從中受益。退休之際,筆者特別想用“感恩”二字向大家道別。首先感恩五年的軍營生活,不但讓筆者學會了怎樣為人處世,更重要的是練就了服從命令,團結協作、顧全大局和吃苦耐勞的品質和人格;二要感恩黨中央的 “百萬大裁軍”決策,讓筆者加入了脫軍裝換路服的“兵改工”隊伍行列,由此得到了一份養家糊口的工作;三要感恩企業搭建的成長平臺,讓筆者專長得到盡情發揮,在這個平臺上,有機會結識眾多文壇行家,特別是新聞圈內的媒體編輯、老師、專家和同行,正是受他們的影響和幫助,筆者的知識面得到拓寬,寫作技能也得到了提高,由最初的“寫作愛好者”變成了一項職業本領,寫作技能雖然還不純熟,但卻讓筆者受益終身;四要感恩多年來一直信任我、支持我的領導和同事,無論身赴機關寫文章搞宣傳,還是在項目搞黨建跑現場,無論遠赴海外還是在國內履職,我的身后始終有各級領導鼓勵鞭策,身邊始終有兄弟姐妹們鼎力相助,使我的工作 “順風順水”,我所帶的企業宣傳團隊不斷出彩,所干的項目無一虧損,溆懷項目甚至拿到了“超盈分紅”。

四十一年的職業生涯,有悲也有喜,有苦也有樂,有得也有失,從擔任宣傳部長到項目書記的二十多年里,盡管努力了,盡管奮斗了,職務上還是“原地踏步”,終究沒有機會變動,為此也曾失落過,彷徨過,但想起一首古詩來,吾心立刻釋然:“別人騎馬我騎驢,仔細思量我不如。等我回頭看,還有挑腳漢”。如今該退休了,功名利祿都成了身外之物,猶如明代文學家楊慎在《臨江仙》中抒發的那樣:滾滾長江東逝水,浪花淘盡英雄。是非成敗轉頭空……”,新朋故舊相會時,我也會像楊翁一樣灑脫:“一壺濁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談中” 。

偶有熱心好友詢問筆者退休后會不會孤獨惆悵寂寞,我的答案:非也!其實大家完全不必為我擔心,退休后我有三件事要做:陪陪老母親,逗逗小孫女,寫寫小散文,如果精力時間允許,還想在攝影上有所探索。寫下此文的目的,除了向那些曾經支持我、幫助過我的領導和同仁們表達“感恩”之情外,也向和我一樣即將退休或者已經退休的鐵道兵老同志道一聲:珍重!

 

 

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电视剧天涯明月刀